谢谢你来了等着你是哪期节目(谢谢你来了等着你是哪一期)

走近书房内,明玉听见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算盘的声音,此时因为一路狂奔,她的额头上汗水流进了眼睛里,她用手胡乱擦了擦。兴冲冲的闯了进去:“小姐,小姐,姑爷来信了。”

案几后的南锦没有抬头,白嫩的手指依然在算盘上飞舞,她轻皱眉头:“明玉,你这毛躁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

明玉撇嘴:“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难道你就不想快点知道姑爷到底有没有高中?”

南锦终于算完最后一笔账目,停了下来,纤纤细手往前一伸:“拿来吧!”

明玉赶紧把信递了过去。

南锦打开信,还是一样的开头“锦妹,展信悦……”明玉不认识几个字,在旁边急得上窜下跳。

“怎么样?怎么样?姑爷中了吗?”明玉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小姐。南锦嘴角扬了起来,明玉觉得满屋子都亮了起来,小姐怎么这么好看,如果能经常笑笑就好了。

“向安中了探花郎。”南锦欣慰的说道。

“太好了,虽然不是状元,探花也很好了,姑爷终于熬出头了,是不是你们就要成亲了。”明玉高兴坏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嫁人呢。

“明玉,给我梳妆,我要出门。”南锦说道:“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程伯母。”

程伯母就是程向安的母亲,程向安的父亲在他五岁那年去世了,这些年都是程母抚养他长大,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如果没有南家的资助,也是生活不下去的,更别说能进京赶考了。

程家与南家的渊源据说是在南锦的爷爷那一辈,南锦与程向安的婚事也是她爷爷做主定下来的。

听父亲说爷爷当年被自家兄弟设计赶出了家门,走投无路之时程向安爷爷伸出了援手,给他一笔钱,南锦的爷爷也是争气,才混的如今这样的光景!

只可惜世事难料,程家本来也是兴盛的大家族,不知何原因也没落了,程家爷爷看着自己唯一的子嗣,实在是没办法才厚着脸皮拜托南锦的爷爷看在往日的恩情上照顾一二!南锦的爷爷老泪纵横,大手一挥,南锦的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程爷爷才放心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好在程向安也是个争气的孩子,虽然南家照顾的很好,但是他有自己的志气,从小就埋头苦读,想要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

南锦的父母也松了口气,生怕自己的宝贝女儿所嫁非人!

南锦的轿子停在了一所小院门口,小院不大,五脏俱全,最难得是胜在安静,当时南锦也是看中了这点好处,安静了程向安才能专心备考。

南锦刚进门,丫鬟彩月就迎了上来。彩月也是南锦给程向安母亲买来伺候他们娘俩的。彩月连忙接过明玉手里的大包小包礼物,一面朝屋内喊到:“老夫人,南小姐来了。给您带来好多礼物呢。”

不一会只见一长相温柔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锦儿,快进来。你又拿来那么多东西做什么?上次的还没用完呢!”程母嗔笑道!

南锦把程向安的来信读了一遍给程母听,程母忍不住热泪盈眶,哽咽的连说:“好好好。”

南锦连忙把手绢递给程母,程母不好意思的笑了:“向安能有今天,也多亏了你们南家。如果没有你们,我们孤儿寡母的早就饿死了。哪里还能去读书考试?”

“伯母,这也是程哥有志气,肯吃苦。”南锦说道。

程母不置可否!

“锦儿今年也十五了吧?等向安回来,赶紧娶你过门。”程母对于南锦这个儿媳妇真的是没处挑了,不仅人长得美,最主要的是没有大小姐的脾气,而且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心地还善良,做事也是细致入微。每次来她这都是大包小包的东西往这送,衣服,鞋子,吃的喝的,自己儿子能娶了她真是祖上烧了高香了。

之前程母就催着儿子赶紧把南锦娶进门,这样好的姑娘有许多人盯着呢,向安总说要考取功名才配得上她,这下好了,儿子中了探花,她就等着抱孙子了。

程母此时心里乐开了花,嘴角合都合不住!

南锦对于这门婚事也不排斥,婆婆是懂事理的,程家人丁稀少,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亲戚,现在程向安又考取功名,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只等程向安衣锦还乡了……

南锦是南家的长女,她唯有一妹妹名唤南殊,今年才八岁,她的父亲南世华只娶了她母亲一人,也没有乱七八糟的妾室,作为南家长女,生意上的重担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南锦的肩上!而南锦仿佛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子,做起事来并不比男儿差!

不知不觉又过了两个月,程向安还没有回来,本来半月一封的书信也没有了,南锦有些坐立不安了,莫非出什么事情了?

这一天,小厮送来了迟到了两个月的信,南锦打开看完只觉得如坠冰窖,信上的字足足有一页纸,而南锦的脑海中却只有两个字——退婚!

明玉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小姐呆坐在床榻上,眼神空洞,连她进来都没察觉,明玉喊了几声小姐,她都仿若未闻。明玉直觉出事了,然后看见地上散落的信件,她识字不多,却认识退婚两字。

明玉猛的抬头问道:“小姐,这是,这是……”

南锦苦笑道:“他要与我解除婚约!”

明玉气的眼泪直流:“他凭什么?没有南家他什么都不是!”

南锦没有说话,她低头看了眼腰间的玉佩,那是程母送给她的,据说是他们家的传家宝,要传给未来儿媳妇的,既然都退婚了,就要还回去。

程母不敢相信,“不可能啊,向安心里有你的,怎么可能退婚?是不是搞错了?”

“我要亲自去京城问问他到底在搞些什么?”程母气呼呼的说。

“伯母,这里距京城遥远,您去不安全,还是我去吧,”南锦说道,她也想要一个理由。

“可是,你一个姑娘……”

南锦把想要去京城的想法告诉她的父亲南世华,果然遭到了反对,“你一个姑娘家太不安全了,我派个人去就成了。”

“父亲,我想亲自问问他。”南世华听到女儿略带悲伤的语气怒气冲天。“他与你定亲十五载,说退婚就退婚了?让我见到他,非打断他的狗腿不成。”

“父亲莫气,现在我们也不甚了解情况,也许程哥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是不论如何,女儿就想亲自面对面的说清楚。”

“可是……”

“父亲我已经想好了,路上我做男子打扮,父亲再给我带上几个功夫厉害点的家仆应该也没什么问题的。”

南世华还是非常的担心,自家女儿从来没有单独出过远门,姑苏城离京城起码也得大半个月路程,但是看到女儿坚定的目光,他微微叹了口气,多给她带几个家仆吧。

“不如让锦儿去她外婆家吧!”南锦的母亲听见父女俩的对话走了过来!

是了,南锦的母亲沈佩之母家就在京城。话说南世华当年做生意之时,走南闯北,路过京城时救了被流氓纠缠的沈佩之,故事往往就是那么的狗血!

沈佩之的父亲当时是做了个五品的小官,那时南世华也是个无名小卒,他们的婚事遭到了反对。沈佩之也是女中豪杰,竟然跟着南世华私奔了,不过还好,她赌对了,南世华拿她当宝贝一样宠。

他们刚成亲那会,南锦的外公外婆发誓再也不认她的母亲了,嚷嚷着要断绝母子关系,随后,南世华生意越做越大,南锦和南殊也相继出生,自己的孩子哪能真的不认,再加上南锦和南殊甜甜的一声:祖母,祖父。往事也就随云烟消散了!

次日,南锦就出发了,因为着急赶路,中途她们也没有休息,等到天擦黑了,才找到一家偏僻的客栈,客栈非常的简陋,但是目前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了,凑合一晚吧。

“明明是我先进来的,上房给我。”明玉

“你这小伙子,还有几间普通客房,为什么偏跟我抢?”

南锦坐在马车里听见明玉跟人吵架的声音,她掀开帘子走了出来。询问道“何事?”

“公子,明明是我先进来的,只有一间上房了,这个大叔非要跟我抢。”明玉指着旁边的中年男子说道。

南锦这才打量了下中年男子,只见他身材魁梧,身上带把佩刀,一看就是侍卫之类的人物,南锦心想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客房就住一晚,随便对付下得了。于是对老板说给我开间普通的客房好了。

明玉撇着嘴,而后只见那个侍卫朝着大厅里一坐着喝茶的男子走去,南锦不由的打量了一眼,只见那男子身着一身靛蓝色长袍,长袍做工精细,不是普通人能穿的起的。

男子缓缓抬起了头,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林修也打量着南锦,阅人无数的他也被这个年轻人惊艳了一把,皮肤白皙,眼睛如一汪泉水般清澈,嘴唇饱满,乌黑的长发编成了麻花辫甩在身后,头上带一顶银灰色的帽子,只不过身材过于羸弱,想来应该是个读书人。

林修向来惜才,不免对南锦多了份关注。

此次南下,林修明显感觉到朝廷可用的人才太少,很多地方官员不是能力平平,就是年纪太大,不过是混日子罢了,所以他非常重视历年的殿试。

赶了一天的路,南锦虽然是坐马车,也感觉异常的累,早早休息了,半夜却听到有打斗的声音,她惊的赶紧把衣服穿起来,她来窗台前往下望去,果然一片狼藉,只见白天见到的那个侍卫手持长剑,他的周围围了七八个黑衣人,蒙着面。。

南锦听到其中一黑衣人说道:“不是下了蒙汗药了?为什么他没事?”这不就是店老板的声音嘛?原来这是一家黑点!那自己人岂不是都被迷晕了?自己为什么没事?

南锦想起来,昨天店小二送来的饭菜,因为自己赶路太累了,就没吃直接睡了,那饭菜是被明玉吃了!

南锦去推明玉,果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南锦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她把桌子,椅子什么的全部堵在门口,生怕歹人再闯进来咯。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一束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南锦缓缓的走到窗前往下看,只见几个黑衣人已经被捆绑住了,那个店老板此时也被打了一顿,反手捆了起来!昨天那个被称作黄公子的人说把他们押送到官府,让官府解决!

南锦把明玉叫了起来,两人收拾一番打算赶紧远离这是非之地。

南锦刚走下楼,昨天那个带佩刀的中年男子忽然面带微笑的拦住了他们。

“这位小公子,不好意思打扰下,在下有事相求。”

南锦看了他一眼,本来不想多事,但想到昨夜多亏了他,不然自己此刻已经变成厉鬼了。于是问道:“不知在下能帮到什么忙?”声音竟是异常的绵软,好似女子一样。

“那个,昨天晚上我们的马车被人破坏了,可否借乘下您的马车,到了下一个镇上我们就自己去买一辆,您放心我们可以给您路费。”

“我马车小,恐怕带不了你们那么多人。”南锦拒绝到。

“哈哈,只要我们皇……黄公子一人坐即可。”

南锦看了看一直端坐在桌子年轻男子一眼,一个大男人,骑马不就行了,不过看他细皮嫩肉的样子,估计也没吃过什么苦。

她只想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只好答应他们!

林修与南锦对面而坐,南锦这会有点饿了,于是拿起案几上的糕点吃,她看了对面男子一眼,拿着糕点伸向它的面前“黄公子也用一些吧”

林修看着那只白嫩的手,开口道:“多谢,在下不饿”嗓音磁性。

南锦也没在谦让,自顾自的吃起来,只是对面男子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着实让她不自在。

而林修却觉得南锦吃东西一小口一小口的,竟然有些赏心悦目,人长得好看了果然是不用分男女的。

“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在下南木”

“看南兄,好像是读书人吧,不知此行去往何地?”

“进京寻亲。”

“巧了,我也是进京,不如一起做个伴?”

“不敢叨扰。”

林修笑了笑,有个性!

他对自己这般疏离,巴不得早点摆脱自己呢,林修忽然想逗逗他。

于是,到了镇上,他那个侍卫也没买到马车,林修果然瞧见南木轻皱眉头。

这么大的镇买不到马车?不应该吧!

南锦有些后悔答应他了。

接下来两人又同乘了一段路。赶路也无聊的很,于是林修跟南锦聊起了这一路的见闻,没想到两人的有些看法竟然不谋而合,

马车行驶到小路上时,不小心碰的一声轮子撞到了石头上,南锦没有防备的向前摔倒在林修身上,林修淡定的扶起她,靠的太近,林修瞄到了她的耳朵,竟然有耳洞?女的?

林修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南锦,过于瘦弱的身材,白皙的过分的皮肤,修长的手指,纤细的脖颈(gěng),分明就是个女娇娥!

同乘了几天以后,林修在南锦怀疑的眼光下终于买到了马车,京城也快到了,林修依依不舍的告别,“你到了京城要联系我啊,我做东。请你去京城最贵的酒楼喝酒。”

分开以后,林修才想起来忘了跟他交代怎么找他了。懊恼的拍着脑袋!

城门外,南锦的表哥沈淮书一大早就在这等着她,南锦跳下车微笑的唤道:“表哥,劳烦你来接我!”

沈淮书打趣道“表妹这身男儿装扮,不知要迷倒京城多少姑娘呢,可惜啊可惜!”

“表哥才是真正的玉树临风!”几年不见,沈淮书越发成熟稳重了。

“咱两别在这互相恭维了,赶紧去见祖母吧,她念叨你好几天了!”沈淮书乐呵呵的道!

南锦观沈淮书的表情,他应该并不知自己来京城的目的。不知也好,本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南锦随沈淮书拜见了外祖母,四下无人了,外祖母才心疼的拉着她的手说道:“锦儿,受委屈了!祖母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自从程向安退婚后,南锦一直忍着没有哭,听到外祖母的话忍不住了,泪水大颗大颗往下掉,外祖母伸手搂住她,让她哭了个痛快!发泄出来就好了!

南锦哭完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太矫情了!外祖母笑着拍拍她的手:“好孩子,跟祖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祖母,您不要为我出气,我来只是想问问他原因,不想这么不明不白地!”南锦说道!

“哼,不过就是个攀龙附凤的小人罢了!”外祖母气哼哼的说道!

“那祖母您是知道原因了?”南锦小声问道。

“你母亲给我来信后我就派人查了,程向安是攀上公主了,祖母本来想找人教训他一顿,怕你不高兴,就等着你来了再商议!”外祖母很是鄙夷的说道!

“谢谢祖母!”南锦靠在外祖母身上。“既然来了,总归要说清楚,我要见他一面。”

在来的路上,南锦猜测最多的是程向安是不是被哪个有权势的官员威逼利诱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他现在住在何处?”

“哼,那个没志气的小人,现在住在公主府呢!”

还没成亲呢就住在一起了,貌似不太合规矩,但是公主做事谁敢质疑?

“下个月初六,公主办生辰宴,到时候让你表姐带你去!”外祖母感情都已经想好了!

“嗯”南锦乖巧的答应道!

“路途遥远,一路上也累了,赶紧去休息吧!”在外祖母捏了捏南锦的脸,年轻就是好,真嫩!

四月初六,南宁公主芳诞,京城世家公子,小姐未婚的,已婚的都挤破了脑袋想参上一脚,未婚的男女想借此机会寻一门好亲事,已婚的男女想借机认识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总之是热闹非凡!南锦费了好大劲才找到程向安他身着银灰色长袍,腰束着一条同色的锦带,袖口外翻,上面绣着栩栩如生的翠竹,还是进京前南锦亲手为他绣的。

程向安曾说过他喜欢竹子的清虚自守,刚正不阿,也是这一句话打动了南锦!

南锦想,他应该是更喜欢竹子的步步高升吧!

果然人逢喜事精神爽,此刻的程向安笔直的身姿,如玉的相貌,难怪公主会心动!

“程哥!”南锦呼唤了一声,她明显的看到程向安的身躯微颤了一下。

程向安回首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南锦,他左顾右盼仿佛在看有没有人发现他们,确认附近并没有其他人后才艰难的开口“锦儿,你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有几日了。”南锦轻声的回道,南锦看见他这样心虚的样子,忽然不明白自己到底喜欢上他什么了呢?

“程哥,你的退婚书我收到了,我来就是想问一句为什么?”南锦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程向安在她的目光中无所遁形!羞愧的脸上通红一片。他咽了口唾液,缓缓说道:“公主她很脆弱,她离开我不行,而你自小就坚强,我……”

“我明白了”南锦把玉佩交到程向安手上“既然婚约已退,这个也该物归原主了。”

“锦儿,对不起,是我负了你,你,没事吧……”程向安看着南锦惨白的脸问道。

“不劳公子挂心,祝你们百年好合”。南锦内心充满了失望,转身离去。

原来她这么多年来倾心的男子竟然是这副模(mú)样,记忆中的程向安是什么样子的?

走到无人的角落,泪水再也绷不住了,说不难受是假的,毕竟这么些年她已经将他当成自己未来的伴侣,对未来也有些许期待,现在一切都成了泡沫!

而此时的林修的心情仿佛过山车一样,原来自己欣赏的南公子果然是女子?她是程向安的未婚妻?

“黄公子?你怎么在这?你跟公主?”

林修忽然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了,他怕南锦连他一起怨恨了。“我是陪家妹来的”

身后跟着的侍卫宋建忍不住嘴角抽搐,没想到身为高高在上的皇帝也有如此憋屈的时候。不敢表明身份,呵呵呵了!

其实在回京的路上,宋建就看出了自家主子对人家小姑娘有意思了,脸皮厚的跟人家挤一辆车,只不过是沾了人家男扮女装的光了,明明知道人家是女子,还跟人家共处一车,真不要脸……

谢谢你来了等着你是哪期节目(谢谢你来了等着你是哪一期)

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