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桥水库钓最大的鱼(板桥水库有什么鱼)

1975年8月,河南省南部驻马店地区出现暴雨,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两座大型水库及竹沟、田岗等数五十八座中小型水库几乎同时溃坝,遂平、西平、汝南、平舆、新蔡、漯河,临泉、七个县城及正阳部分地区被水淹数米深,共29个县市受灾,涉及一千二百万人,毁房680余万间,冲毁京广线铁路一百多公里,京广线中断18天,影响正常通车48天,直接经济损失约为100亿。

1975年7月31日,3号台风在太平洋上空形成,8月4日,在福建省晋江登陆,8月7日进入驻马店地区。此前,驻马店地区就已经开始大面积普降暴雨了。

暴雨来临前,驻马店地区的物候变化异常,先是出乎意料的闷热,嗣后一些县市,连续几天在日出日落时,都观测到天空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紫色。乌云接日,南虹出现。蚂蚁搬家上树,喜鹊成群结队,老鼠乱窜,狗不吃食。鸡落在树枝上不下来,蛇在洞外游弋不回窝。种种迹象预示着,一场大的自然灾难即将来临。

受3号台风影响,8月4日中午前后,驻马店地区开始零星降雨。8月5日中午水势猛涨,出现第一次洪峰。此后,大雨直到8日后才停止。历时5天,共有3次大规模普降暴雨过程,每次降雨量均创历史新高。

位于泌阳县境内汝河上游的板桥水库,是这次大洪水的“祸首”。连续几天的暴雨使板桥水库水位暴涨,加之通讯不畅,水库管理人员没有得到上级命令,不敢大量排水泄洪,而外地区石漫滩水库的大量洪水急骤流入板桥水库,加快了板桥水库水位暴涨的速度。

8月7日19时30分,驻守在板桥水库的中国人民解放军34450部队的战士们,用部队的通讯设备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急电称:“板桥水库水位急遽上升,情况十分危急,水面离坝顶只有1.3米,再下300毫米雨量水库就有垮坝危险!”仅仅7个小时后,8日零时20分,水库管理局第二次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急电,请求用飞机炸掉副溢洪道,确保大坝安全。可是,同第一封急电一样,这封电报同样没能传到上级部门领导手中。

40分钟后,高涨的洪水漫坝而过。水库管理局第三次向上级部门发出特特告急电,报告水库已经决口。4时,水库当地驻军将步话机天线移上房顶,直接在房顶上与上级有关部门取得联系,报告了板桥水库险情。同时,为及时报告水库险情,让下游群众紧急转移,在无法与外界沟通的危急情况下,驻军曾几次向天空发射红色信号弹报警。可是,由于事先没有约定危急时刻的报警信号,下游群众看到信号弹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8日凌晨,洪水像脱缰的野马,冲出板桥水库的决口,以每秒6米的速度夺路狂奔,铺天盖地地向下游冲去。仅仅6个小时,板桥水库就向下游倾泄7.01亿立方米洪水。至遂平县境内时,水面宽10公里,水头高3-7米。昔日人欢马叫的遂平县城,俄顷之间一片汪洋。沉睡在梦乡中的人们,在浑然不觉中被埋在水底,变成水底的冤魂。

洪水铺天盖地向下游奔腾而去。所到之处,水库垮坝,堤塘决口。决口的洪水与上游来水合二为一,汇合成更大更猛的洪水一路狂奔,劈头盖脑地淹没了广大的城镇和乡村。据后来统计,整个驻马店地区96%的面积受灾,平均水深3-7米,300多万人口被围困在洪水中。

洪灾发生后,驻马店地委十万火急,向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河南省委及全国各兄弟省、市发出紧急救援电报,并积极组织救灾。8月8日,河南省主要领导和新华社驻郑州记者乘飞机飞抵受灾最严重的遂平县,上午11时,中央防总负责人也飞抵郑州,之后又飞抵灾区,看着受灾惨状,人人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中央及时作出炸开刘埠口小洪河左堤、洪洼(大洪河和分洪道之间的洼地)圈堤及河上阻水堤坝的决定。同时指示,一定要采取可行措施,确保该地区亚洲最大的人工平原湖宿鸭湖的安全。李先念副总理说:“如果再出问题,宿鸭湖就是催命鬼!”15日,爆破工作顺利进行,灾区的水位迅速下降。

从灾难发生的8月8日到1975年9月5日,从北京、广州、南京、兰州、济南、成都、武汉7大军区和北京铁道兵司令部、北海舰队、东海舰队、河南省军区等单位66个单位、42618人赶赴驻马店灾区抗洪抢险。

重建的板桥水库

有多少人死于这次水库溃坝灾难,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有代表的有如下一些: 全国政协委员和政协常委乔培新、孙越崎、林华、千家驹、王兴让、雷天觉、徐驰和陆钦侃揭露,死亡人数达23万人;孟昭华和彭传荣编的中国灾荒史中载录,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垮坝失事,1029万人遭受毁灭性的水灾,约有10万人当即被洪水卷走;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蔡则怡和赵思雄说,死亡近10万人;中国科学院著名的气象学家陶诗言写到,死亡人数达数万人。上海辞书出版社的水利词典记载,板桥水库和石漫滩水库垮坝,死亡二万六千人。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副主任魏廷铮说,事故死亡人数不可能超过万人。

板桥水库钓最大的鱼(板桥水库有什么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