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花岛钓多少鱼(海花岛住宿费多少)

2021年1月25日 周一 晴 16~27度

熬不牢了,实在是熬不牢了!来到海南已经一个多星期了,还没有跨出门槛,到海岛各地去逛一逛呢。

仰望着头顶上的蓝天白云,呼吸着沁人心脾的清新空气,沐浴着温暖如春的缕缕阳光。今天一早,杭州来的六只老候鸟领着一只小鸟,飞出了在海南的家。

沉稳敦厚的老陈带着夫人和小姨子,还有那四岁的宝贝小孙子,招呼着喜欢四处游玩的老郦夫妇和毛儿,兴致勃勃地在小区门口坐上了旅游大巴车。

“大名鼎鼎的海花岛,是世界500强中国恒大集团,汇聚了众多的国内外建筑设计大师精心打造的恢弘巨作。它位于海南岛的西海岸,是集缤纷乐园、文化演艺、美食购物、酒店温泉、滨海风光和艺术峰会于一体的一站式文化旅游综合体,成就了全球人向往的文化旅游胜地。”这段华丽炫耀的广告词,时刻撩拨着游客不甘寂寞的心。

这次是栖居在海岛的杭州朋友结伴同行,参加海花岛二日跟团游。既然旅游公司能发车,自然是合法又合理,何不走出家门去散散心,哪里还顾得上疫情的阴霾还未散尽。当然去与不去任由自个儿思前想后,毛儿们却是不惧病毒毅然前行。

阳光穿过晨雾,洒落一地光芒。车儿在高速路上飞快地奔驰,车内乘坐着28位大伯大妈与2个孩童。他们来自内地的多个省份,分别栖居在海岛的三个市县。大巴车犹如一只巨大的收容袋,一路上从沿途的五个集合点,把他们相继收入了囊中。

疫情期间出门旅游,必须要做好防护措施。满车的游客都戴上了大口罩,许多人还备好了酒精棉和消毒巾。毛儿则悄悄的在背包里塞了一小瓶老白干,准备晚上临睡前抿上几口,浑身浑脑消消毒。奇怪的倒是开车的本地驾驶员和导游小章,却是笑颜盈盈,脸盘上一丝不挂。毛儿见了有些诧异,有位大伯更是伸出手指比划着,要求他俩戴上口罩。年轻的司机听了抿嘴一笑,导游小章则是满嘴游腔滑调,“没事,没事的。海南的空气好、温度高,病毒不喜欢。”

大伯一听,皱起了眉头要犯急,众人的目光也齐刷刷地射向了小章。“莫急、莫急!”小章见状收敛了笑容,连忙解释道:“叔叔阿姨们,我也是怕死的呀。但为啥不带口罩呢,因为我已经挨了一针,有免疫功能了。这是因为国家的政策好,给导游行业的人员首先接种了疫苗。所以,大家不用担心哦。”

毛儿听了,独自在想,你认为自己有免疫力了就不怕病毒了?可游客看你的唾沫星子乱飞,心里总是有点七上八下。再说了,哪个神医讲过,接种了疫苗就不用戴口罩了?再退一万步打个比方,如果……假设,你体内的疫苗失效了呢?万一……不幸,又有新的病毒粘上了你呢?左思右想,毛儿终究不得要领。再往深处细想,感觉头脑发胀。唉,年纪大了,弄不清的事,随它去吧。出门在外游荡,还是要小心翼翼独善其身,口罩一定要扣紧自个儿的这张老脸。

大巴车超越了蜗牛似的小货车,游客们沉浸在愉悦的心情之中。有人斜歪着脖子耷拉着脑袋睡着了,有的仰脸闭目乐滋滋地憧憬着海花岛的美景。突然,“怦怦……嘭嘭”一阵轰响,车身骤然激烈的颠簸了起来。打着盹的人一脸茫然睁开了双眼,胆子小的惊慌失措连声叫唤。毛儿的屁股顿时滑向了座椅的边缘,幸亏被身上的保险带死死地压住。

抬眼望去,只见驾驶员正紧张地把握着方向盘,一松一紧的刹车声刺激着众人的神经。导游小章挥动着手臂,呼叫大家保持镇静。在游客惊愕的表情和喧哗声中,大巴车终于在“哐当哐当”的破罐声中停了下来。司机下车前后察看了一番,原来是大巴车的一只后轮胎爆裂了。高速路上的车子重新缓缓启动,沿着下匝道“硌蹬、硌蹬”地慢慢滑行,十来分钟后停在了临高加油站服务区。

时针指向了9:20分,距离海花岛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大巴车去了隔壁的修理厂补胎,游客们无奈的滞留在服务区休息。无所事事地熬过了近二个钟头,小章终于通报说轮胎已经补好。但是,刹车的气囊包破损了,此地的厂家无法修复。咋办啊?一惊一乍的。没问题,情况已经上报旅游公司,决定重新派车接上游客继续开路。小章又说了,今天由于修车和换车的缘故,浪费了不少游玩时间,但该去的景区一个都不会减少,包括海花岛在内的三个景点一定去,请大家放一百个心。

小章导游信誓旦旦的“三个一定”,让焦虑不安的老人们舒展了眉头。平心而论,人行江湖,难免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这次汽车爆了胎,不仅耽搁了行程,还令人惊慌失措。好在后轮共有四个,破了一个,尚有三个在支撑。若是前轮爆了一个,车子霎那间倾斜,一头冲向隔离带,极有可能人仰车翻,后果该有多严重。再一想,假如此时乘坐的是飞机呢?一但出了故障,悬空八只脚,只能呜呼哀哉了。二者对比,细思极恐。惊吓之余,毛儿不由得额首称庆:还好是坐在汽车上,还好只是爆了一只后轮胎,老人们方能毫发无损地继续旅行。

尽管出师有点不利,终究在下午1时许到达了儋州。肚子早就唱起了空城计,导游带领一车人进了提前预订的饭店。大堂里的食客已经散尽,只剩下三桌凉丝丝的饭菜。有句话叫做“迟来的和尚吃厚粥”,老祖宗说的是千真万确。鸡蛋炒洋葱,鸭血滚韭菜,红烧罗非鱼,油焖包心菜,肉骨头燉海带……,七盘八碟,摆了一桌,因为有二三道菜上了双份。饭后一打听,不是店家送错了菜。而是午餐营业已结束,剩余的饭菜倒掉太可惜。淳朴实在的本地服务员,干脆顺风顺水做善事,把多余的饭菜全部喂给了姗姗来迟的幸运人。

填饱肚子精神爽,驱车直奔海花岛。二十分钟后,大巴车停在了海岸边。一座六百米长的莲花墩大桥,横跨在雾气蒙蒙的海面上,桥的另一端就是海花岛。海花岛是人工填海一万二千亩(相当于1121个标准足球场的面积哦),它由三个独立的离岸式岛屿组成,从空中俯瞰,其形态如盛开在大海中的三朵花,故取名为“海花岛”。岛上涵盖了国际会议中心、水上乐园、七星海岛酒店等28个大项目,总投资达一千六百亿人民币。

小章导游说,现在是2点钟,给大家一个钟头的时间去岛上逛一逛,3点钟准时出发到下一个景点。众人听了,一片哗然,“这么大的场景,一个小时能看啥?” “您想看啥就看啥,咱没权利干涉您。”小章极有礼貌,东北话字正腔圆,一口一个“您”,怼的你没了脾气。

许多游客表示宁可减少一个景点,也要在岛上多玩一会儿。小章笑道:“今天三个景点,一个都不能少,这是我对大家的承诺。咱不能睁眼说瞎话,对吧?您说呢?” 哈哈,说啥呢?导游呀,你是怕游客责怪司机出车前不检查车辆,导致半路爆胎耽误了游程。因此,你悄悄地缩短了每个景区的游览时间,以保持景点数量不变,由此来迷糊这些老头老太。真要说的话,毛儿只能送上一句:你小章导游是个捣浆糊的高手。

闲话少说,抓紧时间。扫了健康码,登上桥头堡。沿着漂亮的入岛大桥,快走慢赶向前进,去看一眼海里的花儿海里的岛。海边的气候有些扑朔迷离,时而万里晴空阳光明媚,远远望去,海天一色,阳光照在海面上泛着鳞片状的金光;时而乌云飘忽薄雾如纱,螺旋形状的希尔顿“星”、 “月”两座大酒店高耸入云,在雾霭茫茫中若隐若现。

老陈夫妇追逐着小孙子,在晶莹细腻的沙滩上嬉戏,洁白如玉的细沙取自海峡对岸的广西北海。老郦领着夫人和老陈的小姨子,忙着给她俩四处觅景拍照,摄下了硬朗的老身骨千姿百态的倩影。毛儿顾不上面朝大海赞叹春暖花开,只是手忙脚乱的按着手机键钮,留下对海花岛的一抹记忆。

一个小时的走马观花,逛了多少地方?毛儿在海花岛的导览图上找了半天,终于寻觅到了一处方寸之地。划个圆圈标注一下才发现,兜兜转转走了一大圈,实际上只是逛了海花岛上的一丢丢地盘。

毛儿也听说了,海花岛的夜景灯光秀十分漂亮,火树银花,流光溢彩,五彩斑斓。当然这次是无缘相会了。先上几张朋友拍的照片解解馋,等下次有机会了,一定要身临其境再去瞅一眼。

导游的话有令必行,逛了海花岛,3点钟准时发车。下一个景点是莲花山文化景区,位于儋州市莲花山国家级森林公园内。景区由莲花山境内 的山体及废弃的矿坑修复而成,规划面积 8800 亩,一期占地 4500 亩。小章说了,要坐游览车上山观景的,每人25元自理。想省钱靠双腿登山的,自个儿琢磨琢磨,来回8公里的路吃不吃得消走?“坐车、坐车!”众人纷纷嚷道,“老胳膊老腿的,蹶了折了咋回家?”于是,争先恐后往小章的手机上扫码打钱,因为他说由他集中去购团队票。有一位大伯说,游客们付的是实打实的零售价,不晓得团队票能不能打个折?他的老伴在一旁笑道:“你去问导游,看他怎么说?”

游览车顺着蜿蜒的山路起伏前行,驾驶员娴熟的转动着方向盘,载着快乐的老头老太太盘山绕岭。一路上绿树成林、泉水淙淙,眺望山峦峰谷,满目郁郁葱葱。车子先后经停三柱香广场、独占鳌头、佛家经典区、孝文化广场等景点,每处景点只有一刻钟的浏览时间。老人们忙着上车下车浏览赏景,毛儿在匆忙之中抓拍了几组照片。

三柱香广场上耸立的三根巨大硅化木,是亿万年前的大树历经地质洗礼,逐渐钙化玉化而成。远古的遗物诉说着地球亿万年来的沧桑巨变,又犹如硕大无朋的三炷高香,招唤你到金元宝雕像前去招财纳福。

广场周围的十二生肖雕像,簇拥着莲花童子和莲花仙子,叙述着人生、爱情和婚姻的美丽传说。

与山岩峭壁浑然天成的独占鳌头、仙人指路、博览群书等多个雕像,再现了历代莘莘学子寒窗苦读、求功扬名的不懈追求。

充满了福文化元素的九龙莲池和《金刚经》、《吉祥经》等大型雕刻墙,精美绝伦,令人遐想。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户外《金刚经》雕刻墙,近千平米,十分壮观。当地人说这是见者有福的祈福圣地,众人听了哈哈一笑。

此时,毛儿抬眼望见对面的山峦之间,竟然停着一架飞机。工作人员笑道:“这哪里是真的飞机。是一个飞机造型的旅馆啦。”毛儿想,平日里只见飞机天上飞,今日里看见飞机变旅馆。这也是有福哦,叫着一饱眼福。

游览车的最后一站是孝文化广场。广场草坪上的24块岩石和长廊里的24道石碑,刻录了古人的二十四孝和新时代二十四孝的文化精粹,既传承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传统美德,又体现了当代社会家庭和谐生活幸福的优良家风民风。徜徉在孝文化广场,细看深思,令人受益匪浅。

掐准时间离开了儋州的莲花山,大巴车一路疾驶,前往白沙黎族自治县的生态茶园小镇。听小章导游介绍,茶园小镇是以白沙农场场部原址改建的,将打造成集茶叶生产、观光休闲、黎族文化体验、乡村养生度假为一体的特色4A级景区。但是由于时间紧迫,小镇就不去逛了,还是到茶园里去赏风景。他说,“夕阳下的茶园,美得很。”

6点多到了一条村道口,游客们下了车。小章抬手一指,“前方就是茶园了,叔叔阿姨们都去看看吧。二十分钟后咱们回儋州吃晚饭。”馒头已经吃到了豆沙边,既然来了就活络一下腿脚。沿着一条水泥路转了个弯,迎面是两只可爱的熊宝宝,守护着身后的一大片茶园。绿意盎然的茶树植满了山坡,齐崭崭地伸向了远方。一眼望去,有点儿诗意。可惜的是云层厚了,天色暗淡了,茶园的景色没有了夕阳的衬托,小章口里的“美得很”打了个折扣。

天黑了,人倦了。大巴车返回儋州城去了,毛儿也没有精力再写字了。不过,有一桩事情不能忘,进了旅馆临睡前,喝上两口老白干,管它消毒不消毒,一觉睡到大天亮。

(忙碌的一天过去了,总算见识了海花岛上一个小小的角落。第二天要去干啥呢,敬请留意下一篇。)

海花岛钓多少鱼(海花岛住宿费多少)

Top